沙龙会现场互动游戏_百年前的别墅、隐秘的防空洞!“无人之地”背后有哪些黑龙江故事?

2020-01-09 12:23:27

沙龙会现场互动游戏_百年前的别墅、隐秘的防空洞!“无人之地”背后有哪些黑龙江故事?

沙龙会现场互动游戏,被荒草掩盖的红砖房、废弃的工厂、神秘的地下防空洞、无人居住的老楼……在哈尔滨,有这样一群热爱城市探险的年轻人,他们在熟悉的城市中,寻找渐渐被人遗忘的“b面”。与其说是在探险,不如说他们是在追寻旧时光,从那些被时代定格的场景、标语、老物件里,发现几乎快被遗忘的城市历史与记忆。

再过几天,就是2020年了。在时光走得更远之前,让我们跟随这些城市探险者,通过他们拍摄的废墟照片,一起穿越回几十年前……

钻进废弃的 “时光琥珀”

“黑龙江城市探险”群里有300多个群友,大多是80后90后,职业五花八门,有教师、公务员、网店店主、个体户、出租车司机等。出生于1994年的冰城小伙木子作为发起人,去年成立了一支“忆城探险队”,跟人们想象中不太一样,这支探险队的主要任务不是为了寻找刺激,而是追忆城市的过往。

木子(网名)从小生活在南岗区,儿时就喜欢坐着公交车去道外废弃的老建筑里转悠,还曾跟小伙伴们去地下防空洞玩。当时的他并不知道“城市探险”这个名词,更不知道它在国外已有200多年的历史。

2005年前后,“城市探险”开始在国内流行,目前探友最为活跃的是城市是北京。今年最火的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就是一名城市探险爱好者,常在微博上晒照片。与“自然探险”不同,“城市探险”的主要目标包括地面上废弃的工厂、医院、教堂、监狱、战后留下的堡垒,或者地面下的地铁、防空洞和排水管道等。

这些常人不愿涉足的废弃之地,在探友们看来却像琥珀一样珍贵,保留下了某个时代的痕迹。“城市发展的很快,人们又那么擅长遗忘,我们想知道这个城市以前什么样,也想给后来人留下点儿照片和念想。”发起人木子告诉记者,目前,他和200多个探友们已经利用周末探寻了省内100多个“无人之地”。

“城市探险不是做游戏”

废弃的团部,潮湿的坑道,年代久远的火磨大楼,荒草丛生的百年别墅……这群冰城探友们开着车,不仅在哈尔滨周边打转,还去过省内其他城市,最远到过黑河。

这些被人遗忘的废墟,他们究竟是如何发现的?木子说,有些地方是老辈人口口相传的,有些是从地方志里发现的,“我们不是走马观花,探访之前会先查阅资料,了解建筑之前的用途,以及这里经历过什么”。

他们只在群里分享照片和感受,通常不会对外暴露具体的地点,每次探险都用日期作为编号。木子解释道,之所以不把这些地点公开,主要是为了保护废墟,防止那些并非真正热爱废墟的人前去搞破坏,比如涂鸦、写“到此一游”。另外,他们担心有人私自去不安全,“毕竟城市探险不是做游戏,需要掌握很多专业的安全知识和技巧”。

出生于1991年的崩云(网名),是探险队的副队长兼“技术与安全顾问”。他给记者展示了探险装备,厚底户外鞋、战术手套、头盔、微单、甚至还有防毒面具和无人机。为了防止对讲机失灵,他们准备了应急口哨,两短一长代表“集合”,三短代表“有危险求支援”,当然,这口哨至今还没派上用场。崩云说,为了更安全,每次活动前,会派经验丰富的两个队员带无人机踩点,排除危险后才组织大部队前往。

废墟上的时间之美

“年代的久远常常使一种最寻常的物体也具有一种美。”美学家朱光潜的这句话,精准地道出了这群冰城探友们的内心感受。

在探险过程中,他们收获的惊喜其实远远大于惊吓。“探寻废墟,如同一脚踏进几十年前的旧时光里,仿佛一切都在这里静止了。”探友“太阳”是队里参与活动最多的女孩,出生于1994年。在她看来,城市探险最有意思的地方,是发现了很多只在影视剧里见过的老物件。糊在墙上已经泛黄的旧报纸,早已失灵的黑白电视机,红绿配色的东北大花被,能搭毛巾的铁制脸盆架,黑色的圆形老式开关,印着两只喜鹊的磁化杯,1985年的“壹市斤”粮票……

在时间的“滤镜”下,这些老辈儿人记忆中的寻常之物,成了年轻人眼中的“宝藏”。他们总是忍不住想象这些物件的主人,以及当年生活的场景。一个布满灰尘的工厂宿舍墙壁上,挂着他们不认识的明星挂历,某个日子被画上了一个×,他们猜测“这到底是怎样意义非凡的一天”;对90后来说,录像带就像古董一样,他们好奇“这里面是婚礼录像还是一部老电影?”;在一个废弃的团部,他们发现了儿童木马和木刻小手枪,感慨“这两样玩具,一定曾温暖某个军人孩子的童年记忆”。他们仔细观察废弃工厂里的黑板报,以及印在墙壁上“生存”“希望”“去争取胜利”的红色标语,仿佛在刷半个世纪前的“朋友圈”。

让忆城探险队的墨漓印象最深的是,他曾在一个食堂里发现了一块小黑板上的“今日菜单”:白菜粉条、骨棒酸菜。“现在单位食堂一般都是自助餐,在微信群里通知菜谱,看到那行字,感觉瞬间回到了那个用大茶缸盛饭的火热年代。”

有些老物件,他们打听了好久也没人知道是做什么的。比如有个机器,上面有车链子,l形的。木子笑道:“最初,父母反对我去探险,觉得‘跟小孩儿爬煤堆没区别’,但现在他们比我还着急,总问‘你们查出来了吗?那东西到底干啥用的?’”

既探寻历史 也“粉碎谣言”

探险队有个特殊的规定:只能观看或者拍照,不能拿走废墟里的任何东西。他们珍视着每座废墟,也常常因此心生惋惜,比如一座年代久远的桥头堡,几乎成了钓鱼人的厕所。

逛废墟,给了探友们一个从另一角度审视当下生活的机会。每次探险结束开车返回城里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高大崭新的建筑,他们都有一种时空的错乱感,感觉像是从旧时光里穿梭回来的。除了探寻历史,他们也顺带着“粉碎谣言”。崩云回忆道,有一年夏天,他和四个探友开车,去了郊外一个废弃的医院,据说解放前曾是幼儿园,当地人传说半夜有孩子的哭声,他们待了一晚上,跟预想的一样:“真的啥都没有……”

年底了,眼下探险队正在猫冬“充电”,大家周末组团去省图书馆,有人学植物学知识,有人查县志,有人学历史,有人学工具使用,他们计划明年去省内更多的废墟探险。

“人这一生太短暂了,我们想尽量向前‘拓展’一点儿,我经常会想象一个画面:当我们老了,头发花白,一起坐下来喝茶聊天,不是聊年轻时喝酒、打游戏的事儿,而是回忆我们去过的那些有意思的地方,遇到的那些惊喜,我觉得这样才叫酷……”木子笑道。

本版图片由探友文桀提供

manbetxapp下载ios

上一篇:新房装修防不胜防!这些坑记住一定别踩,条条血泪,钱打水漂!

下一篇:长治 :385万元体育器材送到群众身边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evcilhobi.com 环亚Ag手机客户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